《圣徒脚蹤》走在使徒保罗最后的路径上

浏览次数:632发布时间:2020-06-10 17:46:30文章分类: Z生活谷

◎楚云

曾在叙利亚的大马色路上仰望天空,试图揣摩使徒保罗见到大光归主那一瞬间的激动,直到他在罗马幽暗的地牢内,和最后走向处决的末后一段路,算算这卅余年他行过两万多公里的旅途,而我独独对他被斩首前的那一百步石板路,寻思良久。

那是在古罗马城外,一处林荫覆盖的地点。今日是一所修道院的範围。

《圣徒脚蹤》走在使徒保罗最后的路径上

三泉修道院内的圣保罗堂建于保罗遭斩首处,内有三处古泉水遗址,饰以保罗头颅像(见右图)。作者摄影。

受託奔赴万里的使者
进入教堂,迎面见到围栏内传说中的保罗受刑石柱,旁边有三处古水泉的遗址,分别有保罗横卧的头颅装饰。是否真因人头落地三跳,形成水泉,并不可考,但保罗最终遭极刑,身首异处,确是事实。

受苦,保罗一生并不少见。他甚至为了证明自己使徒的身份,对哥林多教会列举了一份苦难清单(哥林多后书十一章23~33节)。鞭打石击、盗贼、海难,饥寒赤身,人与环境所有的难处,他几乎无不亲历亲嚐。

《圣徒脚蹤》走在使徒保罗最后的路径上

古罗马广场废墟,前方有许多柱墩处,是朱利亚大会堂原址(Basilica Giulia),传说中保罗在此受审。

但是,最使他痛心的,还不是那些外在的苦楚,而是来自他亲自教导过的人,在逼迫四起时,为了自保,划清界限,弃绝保罗。生命的诸般煎熬,让我们分辨出保罗身上一道明确的标誌──耶稣的印记!

保罗并非不会喊痛的人,他竟然曾三次求主挪去身上的刺。那可能是眼疾所带来的行动莫大干扰,对一个受託奔赴万里跋山涉水的使者,可以想见在完成使命的过程里,他必然承受了非比寻常的艰辛,以致保罗不只一次的连续呼救!

「我的恩典够你用!」主回应保罗的,不是撤消艰难,而是带着刺,与痛共处!主承诺:难处有多大,恩典就有多深;山有多高,登山的能耐就有多大。主要他超越,那是作王的生命!千万个继起的耶稣追随者,将从他身上认定精兵的形像!

然而,主的慈心并未隐藏。保罗也没有想到,在生命的中途,他遇见一位良善的医生,路加。因着相知相惜,路加不仅成了保罗健康的最佳照顾者,近距离的观察和陪伴,更让路加成为保罗行蹤不做第二人想的传记作者。千年之下,我们还能如见保罗其人,如闻其声。

「独有路加在我这里!」保罗在写给提摩太最后的书信里,指明了那陪伴他直到生命浇奠时刻的忠诚同伴,没有安慰比这更大了!我们终于领会,原来路加,就是主为保罗预备的恩典,直到路终,那恩典不仅存在,而且证明够用。

《圣徒脚蹤》走在使徒保罗最后的路径上

三泉修道院,保罗走向受刑处的最后一段路。(作者摄影)

最后一里当跑的路
我望着那条特别被保留下来的石板路,一面走,一面数,心想:这就是保罗所说的最后一里当跑的路,他跑完了。那时,保罗在赴刑场前,也许曾和路加一同作最后的祷告并道别。这两位挚友在各自的着作里,在共历风雨的时日,不约而同的多次使用「喜乐」一词,那是属天生命的超越和交响;一种大无畏及视死如归的身姿,一道在麈世尽头欢然挥别的表情!

保罗和路加必然相视而笑。没有悲情,没有哭号。因为他们确定那在天上迎接保罗的,是一张荣美的笑脸。

刀斧瞬间举向保罗,快速砍下,那头,其实不是落地,我似乎看见一个敬虔的身躯,全然俯伏在耶稣宝座前,準备领受那公义的冠冕,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

《圣徒脚蹤》走在使徒保罗最后的路径上

三泉修道院教堂壁上保罗受刑的半浮雕(作者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