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T生活台>
  • 6岁的她是美国最小的选美皇后,居然被人残忍虐杀! >

6岁的她是美国最小的选美皇后,居然被人残忍虐杀!

浏览次数:872发布时间:2020-08-11 15:46:45文章分类: T生活台

6岁的她是美国最小的选美皇后,居然被人残忍虐杀!

,琼贝妮特出生在美国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9个月大的时候全家迁往科罗拉多州的波尔德。

按照现在的观点,琼贝妮特应该算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她的妈妈是位前选美皇后,曾在1977年当选美国「西弗吉尼亚小姐」,她的爸爸是一家计算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因此,琼贝妮特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和艺术熏陶,美丽得体大方。

到了1995年,年仅六岁的琼贝妮特就频繁地参加全国及各州举行的儿童选美活动,并很快就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明星级人物;曾先后获得过包括「美国小皇后」在内的六项儿童选美冠军头衔。

如果按照这样的轨迹发展,琼贝妮特的未来是无可限量的,但令人心碎的是,她的人生就此戛然而止。

清晨5点,琼贝妮特的母亲到厨房準备早饭。在厨房的楼梯上,她发现了两张半勒索信。绑匪在信上索要赎金11万8千美金,否则就将小琼贝妮特斩首。

11万8千美金,这恰恰是琼贝妮特的父亲在前几个月得到的一笔公司红利的数额。

母亲慌慌张张地跑到女儿的房间,发现女儿果然不在屋内;她马上叫醒了丈夫。儘管绑匪在勒索信中明确要求:不允许联繫警方或是亲戚朋友,但夫妻二人还是在5点25分向警方报了警。7分钟后,警方就赶到了现场。

警方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后,只是草草地检查了一下房屋的门窗,未发现有破门而入或暴力闯入的痕迹,这就完了。与此同时,琼贝妮特的母亲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哭泣边给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打了电话;而琼贝妮特的父亲则开车出去了,到一家当地银行提取现金。

直到当天的下午,一位名叫琳达的女警员这才想起来有必要仔细查看整个房子。琼贝妮特的父亲带着他的两个朋友,开始逐个房间进行检查,在检查完盥洗室和练功房之后,琼贝妮特的父亲和他的一位朋友,两个人来到了地下酒窖。在那里,他们看到了被包裹在一张白毯子里的琼贝妮特——脖子上套着一条尼龙绳,嘴上贴着胶带,衣衫不整,早已绝气身亡。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波尔德这座城市治安一向都不错,当地警员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类似的绑架案,所以在处理案件时,犯下了很多低级错误,比如:始终没有封锁现场;始终没有对整个房屋进行认真的检查;任由被害人的亲属、朋友随意进出;在琼贝妮特的尸体被发现后,警方亦没有对现场证物进行採集。

但是,警方却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做了这样一件事情:发现被害人尸体后,警方立即将被害人的父亲列为第一嫌疑人,并将其猜测向媒体爆料。

于是,兇案发生的第二天,当地媒体即开始按照警方提供的情况报导此案,在案件还没有侦破的情况下,这无异于向潜伏的兇手说:「哥们,你快逃吧。」而警方向公众展示的,全部都是不利于琼的父母的证据。

琼的父母还没有从丧女之痛中解脱出来,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导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了。这里仅举一个例子,一个让人气愤万分的例子。美国时代华纳旗下有一本杂誌,叫《名利场》VanityFair,该杂誌在报导琼的葬礼时,援引了波尔德警局一个警员的话,「琼的母亲一边掩面痛哭,一边通过手指缝偷偷观察我...」

2001年,又有两个「笔迹鉴定专家」同时对媒体宣称:那两张半勒索信的笔迹系出自琼的父亲之手。舆论再次大哗。

警方的验尸报告显示,琼贝妮特在死前头部遭到严重的钝物击打,导致其头骨骨折;兇手似乎是使用手指或是油漆刷子柄之类的东西侵犯过被害人的性器官,但没有证据显示曾发生过「常规强姦」;真正使被害人毙命的是一条普通的尼龙绳,琼贝妮特系窒息死亡。

2003年12月,法医从琼贝妮特的内裤上提取出了足够的DNA样品,并製成了DNA图谱;该DNA属于一个未知男性。这份数据后来被上交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DNA数据检索中心,该中心拥有超过160万份相关数据,大多数都属于有过前科的不法之徒。

后续调查惊人地发现:在琼遇害的那个社区,在琼遇害的那年,共发生了100多起入室盗窃案;另外,以琼家为中心,方圆2.5英里内,居然有38个已在美国警方标名挂号的性侵犯者。虽然他们先后都经过警方的逐一排查,被解除了嫌疑,但人们不禁要问:在这样一个入室盗窃频发、性侵犯者云集之地,为何波尔德警方直接把矛头指向了琼的父母呢?

,41岁的约翰‧卡尔,前小学教师,在泰国首都曼谷被捕。被捕的原因是,美国加州警方怀疑他与多宗猥亵幼女案有关。后来之所以又把他和琼贝妮特的案子联繫起来,是因为他在写给科罗拉多大学新闻系教授,迈克尔‧特蕾西的信中,以大量篇幅描写了自己对琼贝妮特的爱意,并极其关注该案件的进展情况。被捕后,他供认,琼贝妮特在死前,自己曾和她呆在一起。当被问及他自己是否清白时,他的回答是「No」.

约翰‧卡尔,恋童者。结过两次婚,第一任妻子13岁时嫁给他,第二任妻子16岁;在过去的几年里,他「转战」南北,先后去过欧洲、中美洲和亚洲,到处搞那套噁心的把戏。

然而,就在很多美国民众欢欣鼓舞,认为真兇落网之时,,美国地方检察官宣布不会对卡尔提出谋杀指控,因为他的DNA图谱与从琼贝妮特内裤上提取出的陌生人的DNA并不吻合。同年12月,美国国内安全局官员宣称,将继续跟进此案,不排除卡尔协同作案的可能性。

随着案件的跟进,美国警方发现,在琼贝妮特被害的当夜,卡尔身在阿拉巴马州。

,美国波尔德警方宣布:根据进一步的DNA测试结果,琼贝妮特的家人将不再作为本案的嫌犯。同一天,波尔德地区检察官玛丽‧莱西给琼的父亲寄去了一封官方道歉信。

但是,这依然于事无补,琼贝妮特的父母已经陷入无尽的官司中。他们的代理律师林‧伍德先后对美国多家知名媒体提出了诽谤指控,包括圣马丁出版社、时代杂誌、福克斯新闻频道、美国媒体公司、纽约时报……就在琼的父母忙于指控别人诽谤时,又有两个人把他们也告上了法庭,罪名不是别的——诽谤。这两个人声称,在琼的父母出版的《无辜的幻灭》一书中,将他们写成了波尔德警方调查的嫌犯,纯属无中生有、诽谤中伤。该起诉被地方法院驳回。

最后,连时任科罗拉多州州长的比尔‧欧文斯也没忍住,跳出来跟着起鬨,呼吁琼的父母「不要躲在律师的身后,不要躲在他们的公关公司的身后」

最后,琼贝妮特的父母逼的没办法,自己花钱掏腰包,请来了前任美国联邦调查局行为科学小组的组长,约翰‧道格拉斯负责调查此案。而后者在经过一番努力后称,由于波尔德警方的「毁灭性」操作,想要调查清此案,已无可能。

于是,这个惊动全美的兇杀案,最后以没有结果的方式结果,倒成了最好的结局。

但是,琼贝妮特的父亲也无力感到欣慰了,他的妻子因为长期压抑,已经患病去世。原本快乐的四口之家,最后只剩下他和儿子两人。

带着无限的伤痛,父子二人又回到了亚特兰大,那个他们一家四口曾经快乐生活过的地方,那个琼贝妮特出生的地方。

他们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的活着,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样。